<dd id="gsknh"><output id="gsknh"></output></dd>
<th id="gsknh"><track id="gsknh"></track></th>

<dd id="gsknh"><center id="gsknh"></center></dd>
    <progress id="gsknh"><big id="gsknh"><noframes id="gsknh"></noframes></big></progress>

    <tbody id="gsknh"></tbody>
        <th id="gsknh"><pre id="gsknh"></pre></th>
        <dd id="gsknh"><big id="gsknh"><noframes id="gsknh"></noframes></big></dd>
        <s id="gsknh"><object id="gsknh"></object></s>
          <tbody id="gsknh"><noscript id="gsknh"></noscript></tbody>

            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

           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

            笔下文学 >> 抠神 >> 第525章 热搜跑偏了

            第525章 热搜跑偏了

            程煜原本还想问问关于节目的细节,剪辑好最终通过播放的版本,他并没有看过,徐婉婷只是把他的那部分成片给他看了看。

            可程广年此刻却是皱了皱眉头,摆出了一副家长的态度。

            程广年说:“行了,吃饭就好好吃饭,你俩领证这么长时间了,好容易两家人一起吃个饭,手机放一放?!?/p>

            程煜抬起头看了他一眼,宁可竹担心程煜倔脾气又犯了,赶忙给程煜使眼色。

            程煜望向自己的母亲,笑了笑,放下手机,没说话,随后端起酒杯,说:“我敬四位家长一杯吧,祝您几位身体健康,也祝某位处心积虑终于得偿所愿……”

            这话一出,桌上几位面面相觑。

            程广年和杜长风当然是心知肚明,但宁可竹和魏岚却并不了解内情。

            两个女人相互对视着,不知道程煜这话是个什么意思。

            杜长风看程广年也有些尴尬,哪怕程广年内心并不觉得这有任何不光彩的地方,他所做的一切都是阳谋,而且主动权还在程煜手上??杀蛔约旱亩诱庋泵嬷冈?,程广年的面子也的确有些无法搁置。

            有心帮程广年解围,可杜长风心里终究过不了那个坎,哪怕这些财富很大程度上并没有发生真正的转移,可程广年一贯而来的姿态也让杜长风心里憋了一口气。

            望向程煜的眼神之中,多了几分欣慰,杜长风几次想张口,却又最终无法说出任何。

            饭桌上的气氛就这么凝滞着。

            其实程煜原本并未打算在饭桌上跟自己的父亲作对,可程广年那句呵斥,却让程煜十分不满。

            你有你的工作要忙,我也有我的工作。

            从前都是程广年在家宴上频频接听电话,一顿饭经常因为他的来电太多而导致吃的稀碎,现在程煜还只不过是在举杯之前跟合伙人聊了几句微信,程广年就如此不分青红皂白呵斥他。

            和程广年顶撞几乎成为了习惯,程煜也是纯粹下意识的说了这么一句。

            说完其实也有点后悔,倒不是后悔怼了程广年,而是后悔让这顿饭的氛围变得有些尴尬。

            杜小雨眼珠子一转,笑着说:“程煜,你这到底是在国外生活了太长时间,使用成语的时候总是有点儿词不达意。这句话,说处心积虑当然没问题,但处心积虑在我们多数的语境当中,会带有少许的贬义。你这句话,如果用苦心孤诣这个词,就会好多了?!?/p>

            程煜也笑了,借坡下驴道:“是么?处心积虑有贬义的成分在内么?我还以为是个中性词呢!”

            杜小雨见程煜接了自己的梯子,微微松了口气,心里对于程煜不知道程广年所做的一切,更加笃信。

            “你不就是想说四位家长盼着咱俩的婚礼很久了,咱俩当初会在一起,也是他们努力撮合的结果么?这是他们的一片苦心啊,哪怕从词义的准确性上来说,也该说苦心孤诣的?!?/p>

            程煜点了点头,说:“好吧,我记住了,原来在形容这种事情的时候,要说苦心孤诣,而不能说处心积虑?!?/p>

            虽然二人算是一唱一和的勉强遮掩了过去,但桌上的氛围还是受到了影响。

            这桌上的四个长辈,加一块儿都二百多岁了,他们又怎么可能真的相信杜小雨和程煜的这几句配合?

            但至少面子上过得去了,杜长风和魏岚也赶忙端起酒杯,笑着说:“小煜啊,你这口音还保持的不错,不像其他ABC那样带着港台腔。我们倒是也忽略了你到底是在美国住了那么多年。呵呵,今天才知道,你的中文水平,的确有待加强??!”

            程煜也笑着打个哈哈,这顿饭总算是有惊无险的吃了下来。

            饭后,杜长风邀请程广年和程煜去书房抽根雪茄,程广年想了想,婉拒。

            借口是回去后还有些工作要处理,实际上,却是不想跟程煜再发生任何冲突。

            毕竟,程煜在饭桌上都没忍住说了出来,这要是三人呆在书房,程煜保不齐就像个炸药包似的炸开来。

            杜长风也知道程广年的心思,并未强留。

            “嗯,你有工作就先回吧,我送送你。不过小煜,你留下来陪我抽根雪茄?!?/p>

            程煜也知道,杜长风这是为了不让自己和程广年一起走。

            他笑了笑,说:“我也不留了。刚才饭前的微信,就是我投资的一个项目负责人,告诉我,今晚我投资的那个综艺节目上线,让我别忘记看。时间不早了,我和小雨也早点回去了?!?/p>

            “小煜……”杜长风还是有些担忧。

            “您送老程吧,我和小雨先走了?!?/p>

            程煜说罢,转身就冲着杜小雨招招手,又跟沙发上两个女人打了个招呼,离开。

            外头,孙建成早已等候多时,程煜来之前就跟孙建成打过招呼,进小区的时候也跟保安提前打好招呼,孙建成也在车里等候程煜多时了。

            “程少,是送您和夫人回去么?”

            程煜想了想,扭脸看着杜小雨,问:“要不去桃花源坐坐?反正回去也得等着看电视,你家张姨盯得太紧,别扭?!?/p>

            杜小雨点了点头,说:“也好?!?/p>

            孙建成闻言,便朝着桃花源的方向驶去。

            车行过半,杜小雨小声对程煜说:“我过两天跟我妈说说,让张姨回他们那边吧。现在也快办婚礼了,这监督的功能也该结束了?!?/p>

            程煜点点头,说:“你看着办,别让他们看出端倪就行?!?/p>

            杜小雨也点点头,不再多言。

            很快到了桃花源,程煜要了一个包间,说的很清楚无论是谁都不允许打扰自己,坐了进去。

            在沙发上半躺着休息了会儿,杜小雨打开了电视,调好频道,很快,就进入到徐婉婷制作的那档节目的时间段。

            节目整体只能说中规中矩,并没有太多出彩的地方,唯一的卖点其实就在于几个不缺钱的人,却要用有限的资金度过一天。

            于是乎,从创业者到富豪再到顶级富二代,大家各显神通,哪怕是一碗面条,居然也要跟老板讨价还价。

            程煜看着,心里着实有些担忧。

            他觉得,以节目目前的质量,只怕很难形成太多的可观赏性。

            说穿了,大家都是冲着几个有钱人来的。

            好在节目过半之后,徐婉婷还是通过剪辑等手段,创造出一些笑点来。

            尤其是在其他两个人的时间段里,他们可不像程煜对抠门这种行为那么驾轻就熟,还没到晚饭时间,手里的钱就已经花的差不多了,这对于他们的晚饭显然是个挑战。

            程煜点了点头,心道徐婉婷还真是用了心,这么平淡的节目流程,能剪成这样,着实难能可贵。

            节目临近尾声的时候,杜小雨笑着告诉程煜:“你看看微博?!?/p>

            程煜不解,道:“???什么?”

            “微博,上热搜了,目前排在第九位?!?/p>

            “上热搜了?没这么好效果吧?”

            “主要是木匠先生和带盐体先生自带话题。

            木匠先生发了一条微博,说他参加了一档节目今晚首播,并且表示在观看过程中,对于你那些熟稔的抠门之举简直难以卒忍,他说他终于明白为啥跟你吃饭你从来没付过钱了!

            然后带盐体先生就也转发了一下,表示他也同样恍然大悟,说你原来是这样的程煜,看到你简直是把抠门的行为刻在了骨子里?!?/p>

            程煜打开微博看了一眼,果然,一条名为#围观土豪抠门#的热搜暂时爬上了实时热搜榜的第九位。

            点开那条话题,第一条就是木匠先生的微博,第二条便是带盐体先生转发的微博。

            程煜二话没说,也转发了一遍。

            转发的内容是:谁还没过过几天苦日子……

            翻看了一下,这条话题其实转发的人并不多,多数都是看到这条话题上了热搜之后跑来蹭热度的。

            倒是在木匠先生和带盐体先生的微博下方,评论里很多关于这条话题的讨论。

            热度基本无法维持,完全是靠木匠先生和带盐体先生自身的热度,加上这会儿央视的元宵晚会刚结束不久,话题上正好处于一个真空阶段,所以才让这条话题上了热搜。

            巅峰就是第九名,很快,就退出了前十的行列。

            看着木匠先生那条微博区区数千的转发,一万多的评论,带盐体先生千余转发三千多评论,再看看自己那条微博,几十转发一百多评论,程煜微微叹了口气,心道果然热度还是不行啊,话题根本维持不住么。

            可能是听到了程煜的叹息,杜小雨扭头道:“让小章转发一下,应该还能再回到热搜榜上的?!?/p>

            程煜眨了眨眼睛,略有些意动。

            但很快偃旗息鼓,心说如果一档节目完全要依靠这几位嘉宾自身的热度,那说明节目本身完全失败了。

            即便把热度维持住,也很难达到系统的要求,任务其实也无法完成。

            而且,这样一来,还会欠下小章又一个人情。

            “算了,其实也就是试试水,而且我第一次做这个,有些操之过急,着急忙慌让他们把节目上线,能冲上去一小会儿,我也该满足了?!?/p>

            继续看电视。

            电视上,三个人都已经在不同的地方,进入了梦乡。

            程煜是在火车站,木匠先生则是利用最后剩下的十元钱,找了个破破烂烂的浴室,好说歹说人家才允许他进去,正常情况下,澡资是二十元。

            带盐体先生比较惨,钱是早就一分不剩了,火车站也没能混进去,只得找了家网吧,靠跟人搭讪,在一个包夜的小伙子身后坐下,就打算在网吧里厮混一夜了。

            好在那个小伙子人还不错,虽然没认出带盐体先生,但居然还给他买了盒方便面,这对于晚饭根本没吃饱的带盐体先生,也算的上是一种安慰。

            意味着时间的钟表,开始迅速的转动起来,时针分钟不断的旋转,节目已经接近尾声。

            随后而至的,是下一期节目的预告。

            首先是秦曼沅。

            接近光头的圆寸造型一出,就连程煜都觉得很有些惊艳,哪怕是中国现在已经非??帕?,可看到这种发型的女人,还是让人莫名惊诧。

            秦曼沅的个人资料被敲打出来,观众们简直难以相信,这个剃着很是朋克的圆寸发型的御姐,居然还是个百亿集团的总裁。

            也就是程煜看的是电视,同步网播的网站上,弹幕出现了节目开播以来最为疯狂的时刻。

            “求皮衣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我有一头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……其实我是想说皮衣没劲,这等御姐应该手拿皮鞭,我愿做你的小毛驴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给御姐跪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求小姐姐收了我!”

            “卧槽!这个小姐姐简直太帅了,我愿意为她弯下去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楼上无敌!”

            “我是女孩纸,坐标0755,据说跟小姐姐同城。小姐姐,求掰弯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抠脚大汉请自重,不要冒充小姐姐?!?/p>

            “卧槽,第一期这些土豪,在小姐姐面前不值一提?!?/p>

            “开始期待下一期了?!?/p>

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预告时间并不太长,也就两分钟,但实际上,这已经比程煜当初想象的长很多了。

            在程煜的概念里,第二期三个人的预告时间,加起来也就分把钟。

            难怪徐婉婷说让程煜留意节目,她对节目做出了少许的调整。

            第二个出场的,是小章。

            小章的预告时间比秦曼沅的短一些,但也仅仅只是短一些而已。

            虽然只有两分钟,可却仿佛已经把整个节目播完了一般。

            小章的造型,从拉风到邋遢,仿佛预示了他的节目正片将会是一个如何艰苦的过程。

            预告的最后,是小章深情凝望镜头,一个大特写,他说:“我发誓,这是我一生中最惨的一天?!?/p>

            然后,在小章的脑门上跳出一行字:导演——你确定?

            随后黑幕,一行大字逐个出现:小章绝对想不到,第二轮的生存将会是如何的考验。

            程煜点了点头,说实话,这个预告片的效果已经出奇的好了,就连他都被勾起了一些兴趣,想要看看第二期里,小章将会面对什么,是什么让他惨成那样。

            这才两个人,已经吊足了胃口,似乎这四分钟的预告,要比之前一个多小时的正片还要精彩的多。

            第三位,自然是徐婉婷自己了。

            预告里,徐婉婷极尽卖萌之能事,几乎所有讨价还价的过程都是在卖萌。

            冲击力差了点儿,但是相信,在网播平台上,必然又是一轮弹幕的洗礼。

            这样的合法萝莉,本来就是宅男们最喜闻乐见的话题。

            尤其是在预告片的最后,徐婉婷的身份被揭晓,居然是制片人,而且已经二十多岁,这让预告片刚开始的时候,那些弹幕里大喊节目组使用童工的声音,被啪啪打脸。

            看完预告片之后,程煜感觉到,如果自己的任务能够完成,那么第二期将会是最大的关键。

            虽然现在距离任务时长的结束,还有二十天,理论上他还有两到三期有可能达成任务要求。

            但是,如果第二期这么强的预告都无法达成预期,只怕后续的也很难完成了。

            “咦,又上热搜了……曼沅的威力挺大啊……”

            身旁,杜小雨仿佛自言自语的说着。

            程煜急忙拿起手机点开微博一看,之前那条话题真的又被顶回了实时热搜排行榜上,而且现在居然已经到了第七的位置。

            看来,这三条预告片,真的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。

            因为秦曼沅的预告片是排在第一位的,所以在这条话题下,现在主要还是她的话题。

            基本上都是围绕御姐和求包养之类的话题,被顶在最前边的是一条说秦曼沅根本就是现实版霸道总裁,而且是男女通杀的那种类型。

            程煜饶有兴致的刷着微博,很快看到新的话题频繁涌现。

            再一看,原来是小章发了一条微博。

            没太多的话,只是提到了这个话题,然后发了三个痛哭的表情。

            转发瞬间过千,评论几乎在几秒钟之内就达到了三千。

            程煜点开一看,几乎是一水儿的“心疼老公三秒钟”和“老公不哭抱抱”的评论。

            这也算是小章同学的独特魅力了,国民老公还真不是吹的。

            不大会儿,又一条微博被顶了上来,程煜一看,居然是自己的那条。

            “卧槽,这比小章帅多了,而且这是唯一能在身家上跟小章拼的,这才是我老公!”

            程煜眼前一黑,点开评论,之前不过一百多的评论,现在已经破千了。

            评论里最热的一条,是有人搜到了程煜的信息,发现他无论是家世背景还是个人财产,居然都不输给小章。

            仅仅几秒钟之后,又一条微博被顶了上来。

            依旧是提到了那条上了热搜的话题,也依旧是三个哭脸,只是后边多了一行字。

            “我感觉我要失恋了,以前喊我老公的那些人绝逼要移情到你这儿……”

            程煜无语的摇了摇头,毫无疑问,这条微博是小章发的。

            很快,他就看到自己的微博评论提醒那儿,变成了999+的字样,点开一看,那条微博的评论数已经超过五千。

            一水儿的“老公C我”中间,偶尔夹杂着几条“我还是爱小章老公,但是这个真的帅,怎么办”的评论。

            程煜默默的退出了自己的那条微博,看了一眼自己的粉丝数,几乎是瞬间涨了十几万。

            再看那条话题,已经被顶到实时热搜榜前三的位置上了,徐婉婷的话题也开始出现。

            “就没有人讨论一下最后那位合法萝莉么?啊啊啊,好像要一个这样的女儿……”

            程煜眼前再度一黑,要个女儿是什么鬼?

            手机连续响了几声,程煜一看,徐婉婷和小章都发来微信。

            小章说的是:怎么样?我两条微博效果不错吧?

            程煜想了想,回复:老公还是你来当吧,我不配。

            然后又看徐婉婷的微信:话题有点跑偏啊,在曼沅那是求包养,我这儿怎么就变成要养我了?

            程煜哈哈一笑,回复说:国民媳妇你没份,做个国民女儿也不错。

            小章的微信再度进来:老公,别这样!

            程煜脸一黑:滚!

            虽然听到手机还在继续响着,程煜瞄了一眼见是小章的微信,干脆直接把手机扔到一边,懒得理会了。

            杜小雨这时候笑眯眯的凑过来,说:“老公,C我……”

            程煜一下子被惊着了,直接从沙发上一个华丽的跌凳跌到了地上。

            杜小雨翻翻白眼,说:“别瞎想啊,我就是配合一下网友?!?/p>

            程煜这才反应过来,挠挠头,干笑了两声。

            “成为新任国民老公的感觉如何?”

            杜小雨还在继续调戏着程煜。

            程煜叹了口气,说:“全跑偏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热搜第一了哦,看来第二期收视率会爆?!倍判∮晷γ忻械?。

            喜欢抠神请大家收藏:(www.trip265.com)抠神笔下文学更新速度最快。

            抠神最新章节 - 抠神全文阅读 - 抠神txt下载 - 萧瑟良的全部小说 - 抠神 笔下文学

            猜你喜欢: 撼动世界的游戏开发商、武当宗师在都市、史上最狂赘婿、极品逍遥大少爷、还看今朝、都市之仙帝归来、兵锋天下、都市大神戒、狱之子、乡村最强小神农、我是天才大明星、最强保镖、地球独尊、超品奇才、超级全能学生、黄金瞳、我的绝色美女房客、重生之龙在都市、天才高手、悠闲乡村直播间、修真归来有了老婆和孩子、我真不是学神、最强高手在都市、重返2000、神级娱乐主播、重生之我为书狂
            完本推荐: 七十年代活色生香全文阅读、反派心尖上的女人[穿书]全文阅读、他与微光皆倾城全文阅读、伴读守则全文阅读、青珂浮屠全文阅读、重生之天才女将全文阅读、他的浪漫全文阅读、夫妻双双回六零全文阅读、我就是这般女子全文阅读、待你心里不挪窝全文阅读、女主醒来后[反穿书]全文阅读、他的小初恋全文阅读、然后是你全文阅读、他的小仙女全文阅读、引诱反派的正确方法全文阅读、霸总替身妻的玄学日常全文阅读、我可以无限升级全文阅读、穿成菟丝花女主的姐姐全文阅读、贴身丫鬟全文阅读、完美世界全文阅读
            最近更新: 重生迷醉香江、氪金魔主、纵横五千年、重生九零:神医萌妻,超凶哒!、美漫杀手日常、逆天邪神、洪荒历、重生修仙在都市、我的末世领地、韩娱之综艺演员、大妖猴、天唐锦绣、医妃惊世、洪荒之石矶、来自未来的Angel、丈六金身、我开始摇滚了、退后让为师来、总裁大人,又又又吻我了、帝尊又撩我了:娇后,好火辣!、欧皇崛起、总裁?;ɡ瞪衔?/a>、司礼监、人间试炼游戏、老胡同、炮灰女的另类修仙、一顾芳华、系统的超级宗门、我在修真界开后宫、我有一座恐怖屋

            抠神最新章节手机版 - 抠神全文阅读手机版 - 抠神txt下载手机版 - 萧瑟良的全部小说 - 抠神 笔下文学移动版 - 笔下文学手机站

              <dd id="gsknh"><output id="gsknh"></output></dd>
            <th id="gsknh"><track id="gsknh"></track></th>

            <dd id="gsknh"><center id="gsknh"></center></dd>
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gsknh"><big id="gsknh"><noframes id="gsknh"></noframes></big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  <tbody id="gsknh"></tbody>
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gsknh"><pre id="gsknh"></pre></th>
                  <dd id="gsknh"><big id="gsknh"><noframes id="gsknh"></noframes></big></dd>
                  <s id="gsknh"><object id="gsknh"></object></s>
                    <tbody id="gsknh"><noscript id="gsknh"></noscript></tbody>
                      姚记彩票姚记彩票网址 聊城 | 漳州 | 沧州 | 武夷山 | 泰安 | 沛县 | 如东 | 琼海 | 荆州 | 吐鲁番 | 泰安 | 澳门澳门 | 诸暨 | 来宾 | 巴中 | 赤峰 | 丹阳 | 嘉峪关 | 朔州 | 改则 | 茂名 | 明港 | 海门 | 顺德 | 桐乡 | 定州 | 宜春 | 临夏 | 安徽合肥 | 库尔勒 | 燕郊 | 滨州 | 瓦房店 | 中山 | 武夷山 | 乐山 | 铜川 | 日土 | 漳州 | 长垣 | 襄阳 | 肥城 | 鄂尔多斯 | 徐州 | 灌南 | 镇江 | 佛山 | 天水 | 鞍山 | 锡林郭勒 | 临汾 | 江门 | 寿光 | 河源 | 唐山 | 玉树 | 涿州 | 义乌 | 莒县 | 绍兴 | 琼中 | 双鸭山 | 博罗 | 承德 | 基隆 | 宝鸡 | 东方 | 荣成 | 馆陶 | 天长 | 吉安 | 临沂 | 固原 | 伊春 | 伊犁 | 广州 | 烟台 | 宁国 | 丽水 | 三沙 | 包头 | 延安 | 西双版纳 | 武威 | 渭南 | 荣成 | 乐山 | 枣阳 | 包头 | 昌都 | 保定 | 西藏拉萨 | 驻马店 | 宝鸡 | 吉安 | 楚雄 | 海拉尔 | 常州 | 慈溪 | 河南郑州 | 丹阳 | 内江 | 济宁 | 溧阳 | 定安 | 乌海 | 绥化 | 博罗 | 桂林 | 延安 | 滁州 | 潜江 | 抚顺 | 昌吉 | 孝感 | 葫芦岛 | 吉林长春 | 哈密 | 南京 | 宁夏银川 | 阿坝 | 驻马店 | 东营 | 安顺 | 金坛 | 阜阳 | 咸阳 | 金坛 | 楚雄 | 江西南昌 | 湖州 | 万宁 | 仁怀 | 海安 | 绥化 | 亳州 | 芜湖 | 延安 | 宝鸡 | 泸州 | 屯昌 | 扬中 | 内江 | 东莞 | 石嘴山 | 云南昆明 | 安庆 | 林芝 | 湖北武汉 | 湖州 | 龙岩 | 赣州 | 株洲 | 娄底 | 喀什 | 简阳 | 新疆乌鲁木齐 | 防城港 | 东莞 | 临夏 | 江门 | 亳州 | 深圳 | 鞍山 | 吉林 | 澳门澳门 | 兴安盟 | 永康 | 陕西西安 | 三沙 | 阿拉尔 | 屯昌 | 三门峡 | 临海 | 廊坊 | 瓦房店 | 玉林 | 广饶 | 永康 | 娄底 | 泰州 | 开封 | 明港 | 黄南 | 河南郑州 | 邢台 | 泸州 | 海拉尔 | 陵水 | 南阳 | 沭阳 | 乌兰察布 | 垦利 | 海南海口 | 白银 | 曲靖 | 海宁 | 浙江杭州 | 达州 | 博罗 | 惠州 | 扬州 | 溧阳 | 襄阳 | 济南 | 黄石 | 保山 | 晋城 | 琼海 | 大兴安岭 | 孝感 | 玉溪 | 韶关 | 梧州 | 曹县 | 常州 | 鸡西 | 鹤壁 | 贺州 | 保定 | 西双版纳 | 梧州 | 濮阳 | 台山 | 茂名 | 宿州 | 崇左 | 盘锦 | 眉山 | 松原 | 乐山 | 新余 | 安康 | 燕郊 | 日土 | 武威 | 诸城 | 庄河 | 来宾 | 通化 | 德州 | 大丰 | 聊城 | 大兴安岭 | 鄂州 | 高密 | 霍邱 | 衡阳 | 平凉 | 安徽合肥 | 扬州 | 衡水 | 临夏 | 台中 | 莱州 | 深圳 | 丹阳 | 三明 | 浙江杭州 | 泰安 | 阿拉尔 | 大连 | 五指山 | 涿州 | 新乡 | 贵州贵阳 | 德州 | 吉林 | 高密 | 灌云 | 西双版纳 | 洛阳 | 宜春 | 芜湖 | 厦门 | 贺州 | 九江 | 鄢陵 | 廊坊 | 大庆 | 宜昌 | 温岭 | 湖北武汉 | 陕西西安 | 日照 | 桂林 | 乐山 | 果洛 | 湖南长沙 | 漳州 | 涿州 | 邢台 | 娄底 | 滁州 | 大庆 | 延边 | 陕西西安 | 文昌 | 象山 | 惠州 | 瓦房店 | 诸城 | 四平 | 德清 | 乌海 | 昌都 | 金坛 | 昌吉 | 广汉 | 朝阳 | 雅安 | 马鞍山 | 安阳 | 牡丹江 | 舟山 | 昌吉 | 玉树 | 无锡 | 汝州 | 温岭 | 宜昌 | 泰州 | 东营 | 嘉兴 | 泸州 | 香港香港 | 临夏 | 肇庆 | 琼海 | 澄迈 | 庄河 | 保亭 | 马鞍山 | 徐州 | 靖江 | 鸡西 | 浙江杭州 | 余姚 | 常德 | 清徐 | 潜江 | 遂宁 | 保定 | 中山 | 忻州 | 温州 | 西双版纳 | 临海 | 济南 | 恩施 | 汕尾 | 孝感 | 枣阳 | 西双版纳 | 南通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玉林 | 泰兴 | 那曲 | 济源 | 单县 | 盐城 | 陕西西安 | 儋州 | 滨州 | 建湖 | 黄南 | 寿光 | 云浮 | 株洲 | 怀化 | 项城 | 六安 | 淮北 | 鄂尔多斯 | 渭南 | 宁波 | 娄底 | 昭通 | 海丰 | 灵宝 | 河源 | 黔西南 | 公主岭 | 临沂 | 怒江 | 吴忠 | 汕头 | 项城 | 黔南 | 阿勒泰 | 锦州 | 湖州 | 绥化 | 百色 | 九江 | 乌海 | 廊坊 | 邵阳 | 衡阳 | 泸州 | 宁波 | 长兴 | 永州 | 昭通 | 宣城 | 漯河 | 台州 | 泸州 | 嘉兴 | 仁怀 | 伊犁 | 琼中 | 雅安 | 邹城 | 象山 | 昌吉 | 禹州 | 晋城 | 绍兴 | 本溪 | 许昌 | 鄂州 | 三明 | 乌兰察布 | 天门 | 陇南 | 白山 | 大同 | 保亭 | 武安 | 大兴安岭 | 盐城 | 濮阳 | 茂名 | 义乌 | 龙岩 | 玉树 | 舟山 | 永康 | 深圳 | 玉树 | 阿拉尔 | 儋州 | 武威 | 临夏 | 桓台 | 仁怀 | 桓台 | 台中 | 莒县 | 博尔塔拉 | 靖江 | 乌兰察布 | 辽源 | 延边 | 嘉峪关 | 金华 | 江门 | 张家界 | 崇左 | 株洲 | 明港 | 商洛 | 盐城 | 沛县 | 枣阳 | 扬中 | 白沙 | 芜湖 | 建湖 | 万宁 | 白银 | 黔西南 | 玉树 | 扬中 | 仁怀 | 招远 | 南京 | 神木 | 台湾台湾 | 章丘 | 醴陵 | 南安 | 定安 | 天长 | 济宁 | 商洛 | 黄南 | 南平 | 台北 | 和县 | 黑河 | 基隆 | 滕州 | 宁波 | 辽源 | 保定 | 玉树 | 大连 | 垦利 | 日土 | 鄂尔多斯 | 商丘 | 泉州 | 蓬莱 | 陵水 | 铜川 | 阿拉尔 | 台中 | 镇江 | 惠东 | 巴音郭楞 | 新乡 | 临沧 | 盘锦 | 大丰 | 三沙 | 青州 | 聊城 | 武威 | 松原 | 雅安 | 阿拉善盟 | 任丘 | 沭阳 | 福建福州 | 吕梁 | 湘潭 | 武夷山 | 海安 | 舟山 | 辽宁沈阳 | 基隆 | 大庆 | 通辽 | 普洱 | 衡阳 | 广州 | 铁岭 | 偃师 | 铁岭 | 萍乡 | 漳州 | 湘潭 | 昌都 | 怒江 | 澳门澳门 | 武安 | 毕节 | 洛阳 | 榆林 | 延安 | 黄南 | 贺州 | 澳门澳门 | 任丘 | 咸宁 | 厦门 | 东台 | 辽阳 | 海安 | 张北 | 台南 | 包头 | 南平 | 新沂 | 梅州 | 黄南 | 泰兴 | 河北石家庄 | 濮阳 | 固原 | 台北 | 顺德 | 阳泉 | 惠东 | 红河 | 和田 | 海宁 | 盘锦 | 哈密 | 兴化 | 燕郊 | 塔城 | 杞县 | 柳州 | 沭阳 | 昭通 | 汉中 | 林芝 | 雅安 | 张北 | 攀枝花 | 惠东 | 武威 | 佛山 | 福建福州 | 乌海 | 阿拉尔 | 昆山 | 新乡 | 南安 | 淮南 | 蓬莱 | 河南郑州 | 和县 | 山东青岛 | 宣城 | 临汾 | 东方 | 包头 | 宜昌 | 天水 | 珠海 | 衢州 | 中卫 | 济宁 | 玉林 | 公主岭 | 内江 | 白银 | 桂林 | 肥城 | 瓦房店 | 招远 | 恩施 | 来宾 | 垦利 | 大庆 | 平潭 | 青州 | 固原 | 明港 | 基隆 | 大同 | 海拉尔 | 张家口 | 汉中 | 咸阳 | 遵义 | 单县 | 广汉 | 湖北武汉 | 宝鸡 | 河北石家庄 | 绵阳 | 通辽 | 北海 | 河源 | 河源 | 安岳 | 石狮 | 柳州 | 阳江 | 忻州 | 日喀则 | 汝州 | 沭阳 | 来宾 | 咸阳 | 吐鲁番 | 海拉尔 | 阿坝 | 丹东 | 白沙 | 株洲 | 东阳 | 博罗 | 沧州 | 邹城 | 日喀则 | 淄博 | 儋州 | 平凉 | 海西 | 温州 | 深圳 | 大庆 | 东营 | 承德 | 衡阳 | 衡水 | 桓台 | 邹平 | 枣阳 | 南安 | 绵阳 | 德宏 | 潮州 | 神农架 | 资阳 | 临汾 | 河南郑州 | 桐城 | 贺州 | 桂林 | 珠海 | 鄢陵 | 南充 | 白山 | 惠东 | 辽源 | 昌吉 | 厦门 | 西双版纳 | 文山 | 漳州 | 博尔塔拉 | 三沙 | 西双版纳 | 贺州 | 杞县 | 克孜勒苏 | 三明 | 四川成都 | 桂林 | 阿勒泰 | 自贡 | 安顺 | 海安 | 郴州 | 桓台 | 河南郑州 | 吐鲁番 | 金华 | 莱芜 | 江西南昌 | 安岳 | 阿坝 | 汉中 | 抚顺 | 海南 | 黄南 | 安阳 | 恩施 | 乌兰察布 | 沭阳 | 延边 | 临夏 | 香港香港 | 甘肃兰州 | 包头 | 通辽 | 黔东南 | 沧州 | 株洲 | 惠东 | 永州 | 姜堰 | 东莞 | 德宏 | 林芝 | 宁波 | 湖南长沙 | 泰安 | 长葛 | 呼伦贝尔 | 日照 | 赵县 | 厦门 | 定西 | 温岭 | 北海 | 通辽 | 三明 | 台北 | 龙口 | 汉中 | 景德镇 | 迁安市 | 泰兴 | 芜湖 | 台中 | 铁岭 | 洛阳 | 台湾台湾 | 定州 | 图木舒克 | 南阳 | 温岭 | 大丰 | 包头 | 四川成都 | 新余 | 荆门 | 湘西 | 泰兴 | 西双版纳 | 广汉 | 喀什 | 攀枝花 | 菏泽 | 随州 | 酒泉 | 汕尾 | 金坛 | 台北 | 兴安盟 | 红河 | 霍邱 | 柳州 | 鹤壁 | 常德 | 牡丹江 | 延安 | 牡丹江 | 中山 | 廊坊 | 鸡西 | 郴州 | 鄂尔多斯 | 石狮 | 东营 | 牡丹江 | 滁州 | 阿拉善盟 | 辽阳 | 晋中 | 果洛 | 东阳 | 长治 | 济南 | 普洱 | 鹰潭 | 齐齐哈尔 | 乌海 | 东台 | 佛山 | 德州 | 辽源 | 灌云 | 四平 | 临猗 | 新疆乌鲁木齐 | 榆林 | 广饶 | 邵阳 | 北海 | 沧州 | 石嘴山 | 海拉尔 | 鹤壁 | 乐清 | 临沂 | 深圳 | 东阳 | 甘南 | 定安 | 林芝 | 吐鲁番 | 灌南 | 东海 | 保定 | 嘉善 | 六安 | 泸州 | 基隆 | 海北 | 普洱 | 双鸭山 | 宁波 | 包头 | 宁波 | 台南 | 济宁 | 台州 | 泰州 | 乐山 | 泸州 | 大丰 | 洛阳 | 定安 | 燕郊 | 乌兰察布 | 瑞安 | 宜昌 | 诸暨 | 焦作 | 塔城 | 仁寿 | 大兴安岭 | 阜新 | 台山 | 内江 | 南阳 | 孝感 | 铜川 | 山南 | 万宁 | 泰兴 | 晋江 | 金昌 | 保山 | 广汉 | 南充 | 涿州 | 呼伦贝尔 | 中山 | 汝州 | 明港 | 景德镇 | 伊春 | 锦州 | 宿迁 | 青州 | 台山 | 莆田 | 抚州 | 东方 | 辽源 | 德阳 | 韶关 | 定州 | 台中 | 宿迁 | 南通 | 文山 | 仁寿 | 金华 | 神农架 | 定州 | 吉林长春 | 喀什 | 六盘水 | 汝州 | 江苏苏州 | 资阳 | 伊犁 | 宁国 | 博尔塔拉 | 项城 | 天水 | 枣阳 | 临汾 | 济南 | 延安 | 博尔塔拉 | 禹州 | 衡阳 | 牡丹江 | 垦利 | 铜仁 | 信阳 | 文昌 | 西藏拉萨 | 德州 | 武威 | 丽水 | 江西南昌 | 瑞安 | 长治 | 邳州 | 怀化 | 雅安 | 呼伦贝尔 | 铜仁 | 灌云 | 上饶 | 红河 | 荣成 | 岳阳 | 运城 | 泗阳 | 汉中 | 甘南 | 荆门 | 遵义 | 吉林 | 博尔塔拉 | 陇南 | 榆林 | 宁德 | 娄底 | 贺州 | 巴音郭楞 | 和田 | 阿拉尔 | 保定 | 杞县 | 台湾台湾 | 迪庆 | 青海西宁 | 德阳 | 项城 | 潍坊 | 改则 | 如东 | 海宁 | 那曲 | 正定 | 昌都 | 济南 | 阿坝 | 仁怀 | 慈溪 | 孝感 | 中山 | 燕郊 | 榆林 | 安吉 | 文昌 | 灌南 | 阿拉善盟 | 大庆 | 黄南 | 山南 | 桐城 | 阳江 | 龙岩 | 阳泉 | 广饶 | 桂林 | 天门 | 潮州 | 兴安盟 | 台中 | 安庆 | 临海 | 长葛 | 咸阳 | 滁州 | 任丘 | 安阳 | 白沙 | 石河子 | 齐齐哈尔 | 萍乡 | 朝阳 | 高雄 | 杞县 | 池州 | 辽源 | 内江 | 枣阳 | 垦利 | 天水 | 洛阳 | 长垣 | 任丘 | 湛江 | 延安 | 公主岭 | 镇江 | 馆陶 | 乌兰察布 | 唐山 | 抚州 | 寿光 | 黄山 | 景德镇 | 宁国 | 仁寿 | 洛阳 | 宁波 | 济南 | 玉树 | 凉山 | 天长 | 三明 | 莱州 | 莒县 | 咸阳 | 高雄 | 郴州 | 湛江 | 淮南 | 黑河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自贡 | 甘孜 | 乐平 | 台南 | 十堰 | 兴安盟 | 神农架 | 渭南 | 漳州 | 大兴安岭 | 怀化 |